用家长身份证租车 女生骑共享电单车撞伤老人 责任咋担?

2020年06月10日 02:44:43 来源:
记者 罗敏 编辑:王敏琳

6月3日晚,78岁的寇代华婆婆到宜宾叙州区龙文学校接孙儿放学,刚踏上学校门口的斑马线,一辆从上方坡道冲下来的黄色松果共享电单车将老人撞倒在地。

事后经检查,事故造成寇婆婆T12椎爆裂压缩性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骑车女孩凤小天(化名)多处擦伤,当场吓得大哭不止,一个劲给寇婆婆赔礼道歉。

受伤老人需要送医治疗,而骑车女孩凤小天是一名刚满14周岁的初中二年级女生,父母都是打零工的农民,根本没有赔偿能力。

松果电单车宜宾运营中心称,16岁以下人员根本不能租借车辆,凤小天盗用家长身份信息违规租车将承担风险和后果,并被拉进黑名单,账号被注销。

突发

7旬婆婆在斑马线上 被电单车撞倒

6月3日晚上8点左右是宜宾叙州龙文学校放学的时间点,家长们往学校集中,准备接孩子放学。寇代华婆婆的孙子读五年级,从寇婆婆小区到学校,需要穿过两条街道。为了安全起见,寇婆婆小心翼翼地走斑马线。

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当寇婆婆在学校门口的斑马线上才走两步,突然从上方坡道冲下来一辆黄色电单车,从右侧面撞上老人,连人带车将寇婆婆压在车下。寇婆婆伤得不重,神志清醒,只是迈不开步走路,自称身体多处发痛,有点头晕。

目击这一事故的记者在安顿好受伤老人后,通过查询松果电单车公众号,联系到松果客服,告知此事故。记者注意到,寇婆婆通行的斑马线所在路口没有交通信号灯。

尴尬

冒用父亲身份租车

不到租车年龄

据松果电单车客服人员介绍,租用松果电单车的年龄段,被限制在16周岁到65周岁之间。记者询问肇事女孩凤小天的父亲凤正奎后得知,凤小天今年5月13日刚满14周岁。

寇婆婆被送到附近骨科医院检查后,确诊为T12椎爆裂压缩性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医生预估治疗费需要两三万元,凤正奎夫妻在医院差点崩溃:“我们拿不出这笔钱来。”

据凤正奎回忆,事发前几天,女儿凤小天突然要了他的身份证拍照,但是女儿没有告诉他拍身份证的用处,事后电单车公司查明,当晚租用电单车的账户正是以凤正奎名义注册的。

肇事少女凤小天家住G85银昆高速公路外一个返迁小区,父母及本人都是叙州区柏溪街道集体村十一组的农民。53岁的凤正奎和妻子蒋芳都没有文化,没有技术,也没有固定工作。蒋芳在附近工地打零工,收入时有时无。凤正奎10多年前右眼失明成了残疾人,在附近回收站打工,收入勉强够一家人开支。

事发当晚,凤小天以冒用父亲身份信息注册的松果账号,从小区门口租用了一辆电单车,和小区两个女孩(年龄更小,两小孩骑乘另一电单车)前往叙州体育馆,在经过一200米长的下坡路段时,电单车失控撞倒正在斑马线上行走的老人。凤正奎闻讯知道女儿闯祸,借了几百元现金赶来。将寇婆婆送到医院后,凤正奎借钱预缴了5000元治疗费。好在寇婆婆一家人都同情凤正奎,在骨科医院治疗后,老人于6月4日自愿出院,前往另外一家私人骨科诊疗机构康复治疗,可以为责任方节省部分费用。

疑点

事发时电单车刹车失灵刹不住?

事发当晚撞倒寇婆婆后,凤小天哭着反复说她看到老人时将前后刹车手柄捏死,但是刹不住车,这才撞上老人。

当晚,有热心市民在现场进行了电单车制动测试,捏紧刹车把手后,在爬坡路段猛然用力的情况下,电单车可以被推行。松果电单车宜宾市场主管后来称,该电单车有两米的制动距离。此后,闻讯赶来现场的松果公司叙州区运营中心负责人也进行了刹车制动测试。“我们的车辆没有问题,刹车制动效果良好。”松果公司主管告诉记者。

北京快松果科技有限公司宜宾叙州运行中心负责人高先生告诉记者,在用户注册APP账户时,即告知了用户的权利和义务,并对使用主体的年龄作了规定,同时车身也有提示信息。高先生告诉记者,在实际运营中,确实无法避免16周岁以下及65周岁以上不适合使用电单车的人员,冒用、盗用他人信息使用电单车。这种违规行为是松果公司狠抓的违规重点,但依旧防不胜防。

■保险公司:

孩子不属许可用车人群 此类情况会被拒赔

北京快松果科技有限公司宜宾叙州运行中心负责人高先生告诉记者,松果电单车每辆车都含有第三者责任保险和使用人意外保险,两险保障金额均为10万元左右。

据了解,事发后松果公司宜宾叙州运营中心报了保险,其后保险公司对相关人员作了笔录。但是,由于肇事者凤小天属于在年龄上不能使用电单车的群体,这起事故的保险理赔可能面临比较大的麻烦。承保肇事松果电单车的锦泰财产保险公司查勘员小张告诉记者,“从目前初步调查的情况看,可以确定肇事电单车的使用人不属于许可使用松果共享电单车的人群,根据保险法和保险合同,此类情况会被拒赔。”小张说。

■律师:

应由其法定监护人代为赔偿相关费用

无赔偿能力可寻求救济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宋宏宇律师认为,凤小天是本次事件的侵权行为人。凤正奎将其身份证交给女儿拍照时,作为父亲并未过问女儿为何拍照,在监护义务的履行上有一定瑕疵。事发时寇婆婆正在过斑马线,对其损害后果是没有过错的,也就不承担侵权责任。

四川明炬(龙泉驿)律师事务所王仁根律师表示:如果涉事女孩的父母没有赔偿能力的话,可以寻求政府救济和社会帮助。总之,只要受伤者不放弃索赔,这个责任就无法免除。

四川凡高律师事务所林小明律师表示:凤小天应当承担全责或者主要责任。但由于凤小天刚年满14周岁并且属于在校学生,应当由其法定监护人即其父母代为赔偿相关费用。

当然,还需要厘清的是该松果共享电单车是否存在制动失灵的实际情况。如果确实存在制动失灵的个别状况,并且此次事故正是电单车制动失灵所造成的,那么电单车的提供者也就是松果电单车公司应当承担相应责任。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罗敏


爱彩送彩金 电子娱乐送彩金论坛 送彩金的娱乐棋牌游戏 网上现金赌博送彩金 网上赌场送彩金 博彩公司免费送彩金 澳客彩票 送彩金论坛 免费送彩金40棋牌游戏 太阳城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