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瘾”? 妻子网贷欠36万 丈夫欲跳楼:实在扛不住了

2019年11月13日 03:24:00 来源:
记者 袁伟 罗敏 编辑:王敏琳

  11月10日晚

  四川泸州男子王某坐在33层高楼的天台围墙上试图轻生。对于轻生原因,他称是被妻子气的。因为近两年来,一家人主要靠他每月七八千元的收入生活,但痴迷购物的妻子在去年欠下26万元后,仍不听劝阻,今年再次因购物欠下36万余元。所幸,当地警方接到报警后及时赶到现场,将王某劝了下来。

  11月12日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对话夫妻二人。妻子说:“我知道错了,我很后悔,以后再也不买东西了。”丈夫则表示,他愿意挑起家庭的重担,但是有三个要求:“第一、妻子要说清36万多元网贷资金的去向;第二、作出承诺并征得家人谅解;第三、给出可行的偿还贷款方案。”

  11月10日晚10时许,四川省泸州市公安局龙马潭区分局安宁派出所接到中心指令称,安宁街道某小区有人想不开要跳楼自杀。随即,民警赶往现场处置。

  安宁派出所副所长雷磊介绍,民警到场时发现,29岁的王某坐在33层高楼顶楼的天台围墙上,有轻生的念头,十分危险。为此,民警一边安抚王某的情绪将其救下,一边了解情况。

  原来,王某的妻子詹某某经常逛街购物,在家庭经济条件并不太好的情况下,詹某某购物时却“肆无忌惮”。去年从入夏到10月份,詹某某通过透支信用卡、向网络平台贷款等方式购物,欠下贷款26万余元。最终在家人的帮助下才还清了债务。

  不料,詹某某并没有克制自己的行为。今年10月底,詹某某“疯狂购物”再次被发现,此时,她又再次通过透支信用卡、向网络平台贷款等方式欠下了36万余元。

  为此,家里多次召开家庭会议商量解决方案,但王某认为妻子始终没有把事情全部说清楚。11月10日晚,夫妻俩再次吵架,王某感觉压力巨大,遂产生了轻生念头,爬上了楼顶围墙。

  经过当晚轻生事件之后,王某稍微冷静下来进行了思考。11月12日,在征得夫妻双方同意后,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对二人进行了采访,并试图协助夫妻二人找到“疯狂购物”背后的缘由。

  对话丈夫

  去年就帮她还了26万网贷,感觉快要崩溃了

  去年就曾欠下26万贷款刚还清 妻子认错保证不再乱买

  王某是河南人,2015年来到泸州生活,一直从事电器安装维修工作,月收入七八千元。2017年左右,经人介绍,王某与詹某某相识并于2017年结婚。2017年底,二人生育一女。

  王某认为还是比较了解妻子,但是对于她此前是否已经在外面有欠债就不清楚了。结婚之后,王某除了每月个人开销1000多元之外,全部工资都交给妻子保管。

  “我说我在外打拼,你好好持这个家。后来才发现,她拿这些钱去填窟窿。到了去年10月份,填不动了,才给我说。”王某回忆,去年10月,妻子因网络借贷无法偿还,向家人求助,经查询,一共欠了26万元。

  当时,詹某某向家人称,这些钱都用于购买包包、衣服和化妆品了。

  经过召开家庭会议,妻子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保证以后不再乱买东西,也不网上借钱。为此,王某掏了10万元,又向詹某某母亲、外婆等亲友借钱,还清了所有借款。

  愿承担家庭重担好好生活

  但妻子要说清36万网贷的去向

  不料,好景不长,詹某某没有遵守承诺,去年11月,她又背着家人开始了她的“疯狂购物”。

  王某称,今年10月26日,他借用妻子的手机操作支付评价功能时发现,妻子每月支出的金额少则一两万、多则四五万。经询问,妻子才说出了实情。“她只说是买东西去了,但买些啥子,花了多少钱,她根本不说。”王某很是生气,再一次召集家人开家庭会议。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从王某提供的银行流水以及手机支付宝等资料看到,从去年11月到今年10月26日,詹某某贷款涉及13个网络平台、共计36.5万余元。而对于詹某某自述“用来买包包、衣服和化妆品”的说法,王某认为“还不够完整”。

  王某说,妻子自称前前后后买了20个包包、价值2。5万元,几十件衣服约4万元,化妆品约5万元,再算上小孩的衣服和其余开销,怎么算都不到20万元。那么,还有将近20万元用到何处了?王某不得而知,要求妻子说清楚。

  “大家想想,我一个月几千元的工资,房贷、家庭开销都是我在付,每个月还要给她几千块钱。”王某告诉记者,那天爬上楼顶围墙试图轻生,是真的承受不了压力了,感觉整个人快要崩溃了。几次家庭会议,妻子都说不清楚资金去向,只是承认错误、保证不再犯。但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他担心妻子还是管不住自己,最终搞垮整个家。

  王某说,如果妻子能说清楚36万多元网贷资金的去向,并承诺不再购物同时征得家人谅解,然后给出可行的偿还贷款方案,一家人共同努力还钱,他还是愿意承担起家庭重担,好好过日子。

  对话妻子

  看到就想买,买了又后悔,会找工作一起还钱

  买了就后悔,但还是想买 “购物瘾”从孩子半岁时开始

  29岁的詹某某是泸州人,中专文化程度,与王某结婚生子后,上过一段时间的班,后来就一直在家带孩子。谈及自己的购物行为,詹某某声泪俱下,悔恨不已。“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买了。”詹某某的话,与其说是在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陈述,不如说是在向丈夫承诺。

  为何如此购物?詹某某称,她一看到喜欢的东西就想买,但买回来没多久就后悔了;可是再去逛街,还是想买。

  詹某某称,她的“购物瘾”大概是在孩子半岁时开始的,“当时看到网上弹出的广告,点进去看了觉得好,就开始买”,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网络并不是詹某某满足“购物瘾”的主战场。更多时候,詹某某喜欢去实体店购物。詹某某告诉记者,只要不下雨,她就会推着孩子逛街。逛到哪个店里,人家说商品好,她就买。

  詹某某买得最多的是包包和衣服,最贵的一个包包4600元,标示是某国际奢侈品。其他包包或衣服,詹某某记得一些品牌名称,记者检索发现并不算多大的名牌,更算不上奢侈品。

  詹某某买了东西后,很快就会后悔。包包、护肤品等就通过闲鱼网低价卖掉,一两千元的包包卖一两百元;而衣服一旦穿过就没人买了。究竟买了多少钱,詹某某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没算过,是一笔糊涂账。

  靠贱卖东西填网贷窟窿

  记不得自己买了多少东西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詹某某房间的衣柜并不大,目测柜内衣服大约20件,包包五六个。

  詹某某告诉记者,她确实记不得自己买了多少东西,花了多少钱。因为犯了错,不敢告诉丈夫,于是自己拆东墙补西墙,把东西贱卖得来的钱,凑起来还信用卡或网贷;为了偿还其他贷款,又从已经还款的网络平台继续贷款。

  为了还贷,詹某某还卖了点结婚时丈夫送的金银首饰。

  詹某某称,从网贷购物开始,平均每个月需要还的利息就有五六千元。在她的意识里,每次消费的时候,并没有考虑过家里的经济状况,更没有考虑过自身的偿还能力,而是“喜欢就买”。

  为了不让家人发现自己贷款购物的行为,詹某某每次借贷时才会下载借贷软件,操作完毕后马上删除。支付宝、微信等交易记录,多数都进行了删除。

  之所以不告诉丈夫,詹某某称,害怕丈夫担心,所以选择自己扛着。可没有想到,自己根本扛不住。

  对于丈夫此次的举动,詹某某称吓坏了,今后肯定不会再购物了。她表示,下一步会去找工作,和丈夫一同挣钱还贷。但是什么时候还得完,詹某某心里也完全没底。

  专家:考虑“冲动控制障碍”或产后抑郁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就了解到的詹某某的情况,咨询了相关专家。

  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精神科副教授龚科表示,估计詹某某的行为表现有“冲动控制障碍”的问题,这种问题需要到精神科门诊咨询治疗。

  心理咨询师欧大可分析认为,首先这可能是产后抑郁症的一种表现——因为焦虑而导致安全感的缺乏,通过非理性的购物来满足内心的愉悦需求。再就是由于心理不成熟导致的冲动消费,当事人通过这种非理性购物支付获得安全感和满足感,待归于理性后就后悔了,可是等到再次进入购物场景,受刺激导致失控又会购物以寻求安全感。如此周而复始,恶性循环。不管是哪种情况,建议夫妻之间加强沟通,积极引导,把关注点转移到角色定位、家庭生活的规划上来;还可以进行心理疏导,有必要到医院就诊。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袁伟 罗敏

特色栏目
那个棋牌游戏送彩金 娱乐平台充值送彩金 哪些彩票网站送彩金 真人百家乐赠送彩金 送彩金100可提款mg游戏 时时彩平台推荐网站送彩金 正规官网送彩金 真人娱乐平台送彩金 棋牌游戏送彩金38 真人娱乐免费送彩金